欢迎来到宁波大学发展联络处 | 校友工作办公室! | 地方服务与合作处
往事追忆

用我的眼泪纪念你——郑学溥老师

发表时间:2015-10-13 9:42

得知郑老先生仙逝的消息时,我正和一群朋友在舟山的海边喝酒聊天。朋友是专事水产养殖的专家,在一个养殖场请我们吃最美味的海鲜。

一切如愿,推杯把盏之间,海鲜吃下去,杨梅酒喝下去,该说的话说出来,酒正好,肚子有点点胀,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圆满结束这次聚会。

电话响起。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刚去看过他啊。”

后来的事我忘了,朋友们说我哭得山崩地裂,反反复复的重复这几句话,哭得呕心呕肺,哭到无法控制。

我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我也不是特别喜欢他,我也没有特别的爱他,我也知道91岁的他七月四号就报了病危,我也知道他使劲的撑了很久,我也知道最后一次去看他的时候已经瘦得只剩薄薄的一层皮包着骨头,这一天对我来说真的不是意外,但是我还是不能自制。

认识他是在我读大学的第一个星期。他是我高中班主任的岳父,一个著名的书法家,中文系的古汉语老师。我一个数学系的学生,从此跟着他学书法,到今天,在老先生的追悼会上还有老教师以为我是中文系的学生。我的高中班主任原本是想我到一个新的环境也有人管着我,没想到我和老先生自此成了忘年交。

我不知道该怎样准确的形容那三年我和他相处的状态,只是记得不管我是懒皮还是调皮,从来没有凶过我,没完成作业?那就在他的大台子上写完他要我写的字,我写不好字老是怪我的笔不好,老先生就任我在他的笔筒里挑我喜欢的笔,在他的书架上挑我喜欢的字帖。跟着他学颜真卿,柳公权,学郑文公碑,学苏轼的字,学不好就换,老先生一直惯着我,像学生,像女儿,像孙女,在他那里,我可以哭可以笑,还可以胡说八道。那个时侯老先生经常住在学校里,有的时候我会去老先生的宿舍里听他们几个老朋友吟诗写字,有的时候会陪着老先生在校园里散步,有的时候就要求老先生写字给我,反正我说什么要什么他都不会恼,从我19岁到今天47岁,老先生不知道给我写过多少字,可惜我不懂珍惜。

对于我,老先生就像是我的家人,每年大年初一去拜年去领压岁钱,哪一年有事没有去拜年,他一定会把压岁钱留着等我去拿,直到我有了孩子,拿压岁钱给我的孩子,他从来不要兔兔叫他太外公,他说我是他的学生是他的女儿,我的孩子就是他的外孙,所以我和他们家的关系很奇特,他的女儿女婿是我儿子的外公外婆,他也是我儿子的外公。

老先生酒量很好,是我们民盟“老酒协会”会长,当学生的时候我常常会在他的酒杯里偷喝一口酒,他总是很高兴。记得他对我说,等你长大了陪我喝酒。其实我是长大了的,工作以后开始恋爱成家上班逛街,更多的时候是和同龄的朋友一起喝酒,所以我就没有兑现我的承诺经常去陪他,只是偶尔的去看看他,中秋节,春节,或者在他有小恙的时候,也只是来去匆匆,看看就走,很少像学生时代可以大块的时间去陪他,每次他都会留我,但是我总是坐不住,急急的要走。最后一次陪他喝酒是两年前的春节,和他一起在他家里吃饭,倒是好好的陪着他喝了一次酒,当时他喝了酒微微泛红的脸,微微高高的说话声,依稀就是昨天。

我最不喜欢送人,不管会不会再见。但是老先生走了,我不敢不去送,我怕他没有看见我会惦记着。灵柩里躺着还在微笑着的老先生,一定在笑话我,又哭又哭,你怎么就改不了呢?

郑学浦老师,一路走好,我不算一个好学生好女儿好外孙女,但我很惦记你。



电话:0574-87600188,87600866        邮箱:ndxy@nbu.edu.cn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风华路818号

宁波大学发展联络处/校友工作办公室 (2015)版权所有        后台管理入口

浙ICP备:64873654 号